但愿我的乡亲们不会被“自愿过桥”

5月11日南方都市报A30版【声音】有这么一段:

四川通江县的沙溪大桥,平坦的地方只有两侧20多厘米宽的石头边沿,没有护栏,被称为“最牛烂尾桥”。据悉,沙溪大桥1992年开始修建,1995年通车,两年后被鉴定为危桥。面对重修的巨额资金制品,沙溪镇政府表示很为难。在被问到多位村民坠亡事故时,该镇人大主席团副主席称”系村民自愿过桥所致

今天深圳最低气温23度,读到这段文字后,我心底依然感到冰凉。

在这位官员的眼里,百姓命如草芥。

他的意思,我们当然懂得:政府已经鉴定为危桥,你们还非要过,结果掉下去摔死了,这不能怪政府,是你们自愿过的呀。

我心情的悲凉不止于此,我的家乡同样有两座已经鉴定为危桥的桥。

一、苏河桥

老李寨村东头的这座桥,连接着老李寨村和村里主要的农田“东地”,同时也是分布在苏河东南方向的村子与司马镇之间的要道。

老李寨的村民们下东地耕作,必需经过,东地是老李寨的重要农田,是村民的的工作场所,春种夏灌秋收都得去。

就这么重要的一座桥,春节回家时,听父亲讲,它已经被鉴定为危桥,禁止机动车经过。


二、东鱼河桥

东鱼河在远些时候也叫红卫河。

这座桥位于司马镇正南方向的交通要道上,旁边就是东鱼河橡胶坝,目前同样被鉴定为危桥。



这些危桥,鉴定危桥的专家们不需要过,父母官可能也不需要过。

但是,百姓的日子得过,桥也必须得过,百姓们没有能力从河面上飞过去,它是危桥又如何?百姓不走危桥无路可走,当然是“自愿”所致!不过这个“自愿”是“被”字辈的。

鉴定出危桥只是工作的开始,不是结束。百姓们需要的是一座结实的桥,安全的桥,不是一句“这是危桥”的空话。

但愿我的乡亲们能早日用上安全结实的桥,不要让沙溪大桥的悲剧重现,不要被“自愿过桥”!!!

Related posts:

但愿我的乡亲们不会被“自愿过桥”》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