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你年轻的时候,头发乌黑,胡子粗硬,宽肩厚胸浓眉方脸阔口,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你年轻的时候,肌肉发达,精力旺盛,月亮还没休息你就下地,天色刚亮去学校上课,回来还要给我们做饭;

你年轻的时候,穿中山装,头发整整齐齐,皮鞋一尘不染,站在几百人面前指挥做操;

你年轻的时候,会唱戏、教体育、爱锻炼、擅长乒乓球,学生们喜欢听你讲故事;

你年轻的时候,发现我在说谎你表情严肃, 陪我下河玩耍时又像个孩子;

你年轻的时候,我顽皮无知,偷过你的钱,在你面前说过谎,曾经学业荒废,不知未来在何方?而你原谅我,引导我,同样也打过我,骂过我!

如今,我不再年幼,而你早已年迈。

我还记得,你送我的连环画,你给捏的小汽车,你带我去十几里地以外的镇上去卖麻,你带我去十几里地以外的中医去看眼睛,

我还记得,你给买的白球鞋,你给借的【飞狐外传】,你教我打乒乓球,你教我吹军号,你鼓励我看书,你在夜里叫我从灯下起来到室外活动眼睛(至今我不近视);

我还记得,你带我去爬泰山,游三孔,下东北,在长途列车上你只买一份快餐给我吃;

直到二十多年后,我一事无成,你白发渐生,你依然像从前一样,支持我,鼓励我,叮嘱我,还有–思–念–我;

你为我成长路上的挫折沮丧叹气,也为我取得一时的成绩欣喜开颜得意;

….

亲爱的—–爸爸!
1980年父亲和我在苹果园

Related posts:

亲爱的》上有9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