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泰山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虞美人.听雨》南宋.蒋捷

同为听雨,在人生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感受。

回顾我四次登泰山的经历,虽和词人相隔千年,却有着类似情怀。

<1>

读小学三年级那年,教师节。

乡里教育部门组织教师活动,父亲把我带上,第一次登上了泰山。

正是无知儿童欢乐多,懵懵懂懂,心里满满当当都是对外部世界的向往和欣喜。

一路轻轻松松,跟随大人登上了南天门,玉皇顶。

日出之前,裹着毛毯就睡着了。

白天下山,大人每逢景点就要拍照合影留念,我步履轻快,停停走走一路下到中天门,在“斩云剑”前驻足浏览。

乍一回首,惊觉周边不见一个熟人。

急沿来路回去,行不多时,大人们正匆忙找来。

有惊无险,至今对“斩云剑”这个景点记忆深刻。

<2>

1996年,来泰安求学,从农村进了城。

三年里,除了学习成绩普通,其它方面反而多有斩获。

班长,校男篮队长,学生会体育部长(后来自己辞了),省优秀毕业生。合唱比赛的领唱,诗朗诵比赛的念诵,杂志上发表过硬笔书法。

正是年少轻狂,青春肆意张扬的时候。

那年,约了俩位女生爬山。

其中一位,是我心中的“女神”L。

十几年过去,我仍然能够清晰记起那次登山的情景。

四月的山间风清月朗,到了半山腰,有白云围绕,遍山都是槐花香甜的气息,一轮大大的月亮挂在西天,似乎触手可及。

L穿了一身粉色的运动装,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双星运动鞋,头发扎了个马尾,整个人清清爽爽,如山林精灵。

天色将明的时候,游客像潮水一样涌向玉皇顶,Y累了走不动原地休息。

我和L随着人流往上走,路陡峭处,山风激荡,又无处可凭,如果不是人群密集,真怕被风吹倒。

当时情急之下,伸手扶了L的腰,她没有拒绝。

接下来的路,就像走在云里,飘飘荡荡,只希望没有尽头,一直就这样走下去。

<3>

2009年,同学相约十年相聚泰安。

虽是三十而立之年,事业和情感却都处于低谷,父亲的支架手术也才刚结束,我有佛家所说诸多困厄,却苦思不得破解法门。

首日相聚当晚大醉,次日虎山公园再聚,饭后几人相约登山。

一众人看似踌躇满志,但从公园过来,再到红门便觉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无意再登。

大家在“孔子登临处”草草合影,也算又登过泰山了。想想十年前登山的意气风发,仿佛都像梦一样不真实。

回去北京,彻底下了决心改变现状,一人一包去了深圳。

<4>

2015,已近不惑之年,几经思考,决定辞职去创造新的未来。

这不是个容易下的决定,年龄大了,顾虑和牵绊自然比从前多。

而且,这看起来是个莽撞的决定,跳槽没有预先找好下家,创业没有提前拿到投资,这时候出来,风险可谓很大。

最近几年,接连查出膝关节和踝关节骨质增生(俗称骨刺),外表无恙,发作起来,上下楼都困难。

大夫说要规避对关节有磨损和负重的活动,我热爱的篮球,还有登山都在此列。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很害怕,害怕听到从座位上站起时膝关节清脆作响的声音,害怕哪天在篮球场上骤然摔倒,害怕病痛发作时一人面对楼梯的无助和痛苦。

我一度以为,再也不会去打篮球了,登山什么的更是想也别想。

可我从没有想过要放弃运动。我改了慢跑,风雨无阻,出差也带双跑鞋。

两年后,我习惯了骨刺这个事实,也习惯了关节作响的声音,但更令我意外的是,这两年多来,骨刺居然再也没有发作过。

离职手续办完后,我决定去登次泰山,检验两年多来的锻炼成果,挑战一下骨刺。

上个周末,作为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我和小伙伴们冒雨夜登泰山,历时5个小时顺利登顶。

恰逢天色放晴,东天一大片朝霞像烧红的铁,逐渐变热、明、亮,山间有鸡鸣声声,凉风习习。站在泰山之巅,顾盼四方,顿觉天地之大,我等立足其间,不过沧海一粟耳。

高空有鸟儿飞翔,身影矫健,不知是燕子还是鸦雀。泰山海拔1500多米,它在山巅之上的高空仍能轻盈飞舞,恣意盘旋,时而迎空振翅高飞,时而低首俯身滑翔。鸟鸣如哨,清脆响亮且余音袅袅。

想起一句电影台词,“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看过日出后,小伙伴去坐索道,我依旧选择步行,用时4个小时走到山底。

1-2015-06-29副本

Related posts:

登泰山》上有7条评论

  1. 我今天过生日,我要我的闺蜜给我买生日礼物,她答应给我,生日一到,她就对我说:“我在美国代购的,特别贵,所以正在天空中飞了!”我点点头,后来,她递给我一包姨妈巾。。。姨妈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