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故乡色与味

还是第一次在家里用笔记本电脑写东西,难免又有种“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感觉在心里。

昨晚11点的火车,清晨7点半下火车,转汽车,到县城,9点。坐摩的到同学LL的网吧,放下包。出去吃早点,网吧旁边有条街直通县城体育场,去年新建成的,街两边的商店装修一新,很繁荣的模样。一路过来,居然看到永和豆浆和加州牛肉面,我停也没停,继续走下去,直到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我想吃的早点。

要了一碗汤,十个包子。

糁汤(方言称呼)和包子

糁汤(方言称呼)和包子

皮薄,肉多,还有汁儿

皮薄,肉多,还有汁儿

汤是浓浓的滚烫的鸡汤,冲了蛋花,漂着几片牛肉,撒了切碎的香菜和小葱,几滴香油点缀其中。包子是薄如纸的面皮裹了肉馅,不是捏紧了的皮,是一大张皮松松软软裹了肉,带汤的。
吃这种早点,一定要吃蒜,否则就有些油腻了。

十个包子和一碗汤下肚,一夜的风尘仆仆都被驱散了。

回去的路上,我悠闲的走着。

找到一个打字社,复印了身份证,打印了申请书。

11点左右,打车,去县城南的职业中专,看看望寒秋。买了水果,门口的老师热情的为我指路。

他的小宝宝,黑胖,长的结实。

中午他从外面点了菜,每人喝了两瓶啤酒,他的妈妈,我叫二嫂。和他的老婆,侄媳妇,轮流看孩子,然后吃饭。

我们聊些往事,聊些他在学校里当老师的趣事,我跟他讲我在火车上的事儿。

吃过馒头,他送我去大路上等车。

天空开始飘起细雨,秋意愈加深了。

我们走的小路两边,是棉花地。秋天的庄稼颜色深绿里带着苍白的情绪。

上了车,坐下来。酒意和睡意一起袭来,闭上眼睛睡去。一觉醒来,已经到了镇子边缘,村头了。

下车,从公路下来,是泥土路,一脚踏上去,湿软地面带有生命的感觉,从脚底传到心中。

我默默想,我回来了。

路不远,过一个路口,经过两个大水坑的边缘,就能看到家的屋后了。

路两边长着青草,还有一片南瓜,在湿润的空气和雨雾里鲜亮无比。

坑里的水很深,水面上有鸭子在玩耍,有种跳下去的冲动。如果我跳下去,还能像十多岁时把坑底的一个个鸭蛋摸上来吗?

空气里有泥土的味道,青叶的味道,瓜果的味道,动物的味道,苔藓的味道,有甜美的,腐烂的,清淡的,腥膻的,种种熟悉的味道掺杂在一起,将我包围着,我有点兴奋,想轻轻问句,是知道我回来了吗?

空气里还有轻风的微啸,狗狗的狂吠,家禽的低语,远处公路上农用三轮的低低轰鸣。

近了家门,我摄唇吹起口哨,大门后,我立即听到虎子呜呜的咆哮,我想它一定在用前脚抓门,不一会儿,小妹来开了门。

父亲和母亲都在家看着电视。

过会儿父亲去学校上课,我们仨剥棉花。

四点钟,我又困了,去西配房睡下。

躺在大而宽的木板床上,嗅着棉花的味道,还有小白在门口守着,脑袋一沾枕头,就沉沉睡去。

一觉到夜里,父亲叫我起床,才起来。

姐姐和姐夫来看我。

一起吃晚饭,父亲照例讲几句庆祝团圆的话,告诉我村里的章已经盖好了。

主食是宽面叶,姐姐从外面带了几个熟食回来。

继续剥棉花。9点,姐姐和姐夫回家。

我洗脚刷牙,去接水,家里的水带着甜味,忍不住喝了几口。

漱口刷牙后,满口腔都是清凉的感觉。

夜的幕拉起。

窗外还有夜虫在低鸣,一声接一声,像是演奏会,狗也不叫了。

今天是阴天,星星和月亮都躲起来了。

不时有微风溜进来,看我在写字。

风时而很大,把屋后的杨树叶翻起来,树叶一起发出哗哗的不满的声音。

回家之故乡色与味》上有5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