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刚子

我和刚子在阳谷。1999年。

我和刚子在阳谷。1999年。

我的兄弟不叫顺溜,叫刚子。

刚子,淄博人,年方28,身高180,方脸宽肩,细腰长腿,风华正茂。

1996年,我们都是泰安化工学校96级新生,我工业仪表自动化专业,他化工机械专业。
原本不是一个班的,但他班的男生宿舍正好凑了个0尾数,他和另外一位叫张氏德金的,就被“舍”了出来。

于是,此后三年里,田、张二位同学,就共同寄居在96仪一311男生宿舍。

刚入校那会儿,他小屁孩儿模样。我年长,又早熟,即使打篮球都和93、94级的球油子玩儿,刚子这样的幼齿,不在我视野内。
一年后,我从宣传委员混上班长了,甚至有希望进入学生会,这让我注意起群众关系,不论男女老幼,都得打成一片。像刚子这样的就属管理难点,住我们宿舍但又不是我班的,但他个人卫生不好,肯定会影响311宿舍的卫生,311的卫生不好,就会影响96仪一男生宿舍的卫生,如果影响到我们班集体的卫生成绩,那不就是破坏我在职期间的“政绩”嘛!
所以,我也经常去他们宿舍吹吹牛皮,蹭个好菜啥的。一来二去,混个脸熟,遇到卫生大检查时,也就容易张口了。
刚子那年过生日,我是当天生日会311宿舍唯一编外人员。

刚子毕竟是小孩儿,跟许多同学一样,发育潜力很大,两年过去,肉没长多少,骨头架悄悄伸展开了,五官也逐渐清晰硬朗。
他小眯缝眼,薄嘴皮,脸上几粒雀斑,不笑还好,一笑一脸坏相。
他在学校的晚会上说过相声,瘦的跟排骨似的,还混进了化校足球队,最为经典的是他曾站在宿舍门口,扶着门框,冲来往的光膀子校友抛媚眼,还用娇滴滴的男声喊着“二爷,下次再来啊”…闻者无不狂笑!

99年毕业啦,他和我一起去了阳谷。
在那个被尊敬的学生科老师王宁点评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我们俩斗志昂扬,身携大把青春时光,像个富翁一样期待去陌生的城市挥霍。

他受一位总工程师赏识,放在了设备科,闲的屁股长草,整天还得自已找事儿干。
我则去了山东、河南、安徽跑市场,后来被放到市场部,同样闲的难受。经理不在的时候,就溜到设备科,把门反锁睡大觉。
后来市场部有了电脑,可以和隔壁外贸科的共用拨号上网。有次我俩下班后,反锁门上H网站,结果老板走得也晚,看整个办公楼就市场部还亮着灯,他敲门过来看看。
进来一看,俩个刚从泰安化工学校分配到乡镇企业不久的年轻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浏览中国农药网最新的资讯报道。老板露出赞许的神色,稍停离去。第二天,一楼行政科办公室的女同学说,周总表扬我们俩来着,说李冰和田永刚两人下班后不回宿舍休息,上专业网站学习研究。
我心中暗笑,熟练掌握ctrl+tab这样的快捷键是多么嘀有用啊。

有次,同宿舍的人和刚子发生矛盾,那小子站到刚子面前挑衅,旁边有他的同乡叫嚣,我把身体插进去,冷冷一句,有事儿说事儿,别动手动脚。我在学校里的余威尚在,那小子没敢怎么样,退开了,后来还跟刚子混成伙计了。

我和刚子长期一起吃饭,两人钱多的时候就喝个小酒吃个荤菜,钱少的时候就吃碗山西水饺或去旁边阳谷中学后门吃大锅菜。

起初他喝酒不多,后来酒量见长,十年后再见,我已经喝不过他了。

有时冬夜里喝酒回来,在阳谷清冷的街道上,他会停下来,冲我一脸坏笑,”跑个100米试试?”

我俩买过一双同样的军靴。一起去办理身份证的时候,我俩打上领带,穿上军靴。还特地到阳谷电影院广场前,拍了两张合影,我俩十年里唯一的合影。

我和刚子在阳谷广场

我和刚子在阳谷广场

十年后我再回阳谷广场,不知不觉又走回到照相的那个位置,企图找回十年前的一些痕迹。

世纪末,我先刚子一步离开阳谷,临走的晚上,我在宿舍喝得大醉,失控之下,大哭不已,刚子沉默无语,只是递水给我漱口醒酒。

01年我去了北京,身在它乡,十分孤独。03年底,刚子被新的公司派到北京,我俩重逢,万分惊喜,在他的公司附近,我们俩去吃了马兰拉面。

接下来的五年里,我没能像在阳谷那样罩着刚子,反倒是刚子,给我很多帮助。
有朋友向我借钱,我没有,向刚子求助,他在内蒙出差,不问缘由,给他我朋友的账号,他迅速的把事情办妥了。至今我还欠他一笔钱,他也从来不提。
我要搬家,电脑什么的不放心让搬家工人摆弄,他把公司小车开来(彼时,他已经是经理,手下有几个小弟了),几个来回帮我搞定;
我商铺要搬货,我实在抽不开身,他带个小弟来打包,搬运,一直到深夜;
有时候校友来北京出差聚会,或我想找他喝酒,一个电话,刚子,来陪酒。他哏儿不打一个,地铁换公交(后来自已开车),往返近四个小时,喝完酒不停留,再回去睡觉准备明天上班。

五年中,在这个充斥着冷漠、谎言和背叛的钢筋水泥城市里,刚子的存在和友情,给我力量和温暖。

不知不觉间,十年过去,我已步入三十而立未立的年纪,而刚子,北京五年拼搏下来,事业处于上升期的他,正飞扬洒脱,前途无量。
曾一度我想把我小妹介绍给他,但两人终久没对上眼,或许是无缘。

8月份,我离开北京,来了深圳,潜意识里通知他了,其实是我忘记了。
才几天,他就打来电话,问我情况如何。我安慰他一切都好。心里却在感伤与君一别,再见不知何年何月。

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在QQ上告诉我,他也要离开北京了,山东大区有个经理离职,总部要把他调回济南补缺。
我真替他高兴,说这下可以在你老家买房子了,交通多方便。
他认真的说,要在济南买房子。

刚子,我的兄弟,我在远方祝你事业顺利,身体健康,早日买上房子!

Related posts:

我的兄弟叫刚子》上有1条评论

  1. 嘿嘿,我也是在深圳

    好兄弟很难得,但是碰到了是一辈子都值得珍惜的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