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和生日

多年在外,似乎没人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也就慢慢忽略了。

惟有一年,我自己买了蛋糕给自己在北京过了个生日,每每忆起,却又倍感孤单,从此不过生日。

今天周末,照例是我打电话回家的时间。

父亲在电话里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喝了二两”。

我恍然记起,差不多是了。

父亲说:“生你那年还是个婴儿,好像转眼的功夫,你就已经这么大了”。

我哈哈笑“可不是嘛,今年我都三十了。”

父亲说:“有年我带你去辽宁本溪你姑妈家,火车上人多,一路上把你放在座椅下面躺着,我隔一会儿就看看,怕路过的乘客踩到你头.”

我说“是啊,我觉得躺下面挺舒服的,又不挤,也不累,还睡着了”

父亲说:“….”

接下来父亲还说什么我不记得了。

那次长途旅行,父亲把我放在座椅下面,地面铺上编织袋,身上盖了外套,他隔一会儿探下身子来看看,我觉得很安全,后来睡着了。

醒来时,肚子饿了,列车快餐小车推过来,一份面条或一份米饭加菜是拾块钱,父亲没有买。

小车从列车这端转到那端,开始降价。

当面条降到五块时,父亲买了一份,把它递给座椅下面的我。

我感觉十分好吃,唏哩哗啦就吃完了。

我把空了的塑料碗递给父亲时,看到他正在费力咽下从家带的煮鸡蛋…

二十年前,父亲记得把面条给我吃,二十年后,记得我的生日。

Related posts:

面条和生日》上有2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