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昨夜莫名的焦虑导致失眠,一夜不睡,早晨刚睡了一会儿又被恶梦吓醒。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情节像是变态杀人狂安排下的,设下圈套,让孤岛上的一群人自相残杀,我属于逃亡群里的一个,跑的那个累啊,浑身肌肉紧张….绷的太紧了,一下子醒来。

醒来就有电话在响,恰好手机没电,响了两声自己关机了。

昨天没吃到煎饼果子,老板被城管吓跑了。
今天想我起这么早,怎么着也得吃吧,站到煎饼小车前,煎饼阿姨告诉我前面还有大概五六七八个,我郁闷的走开。

走在路上,一回首发现肩膀上多了摊苍白流汤的鸟粪…我很冷静的擦掉了,假装没有发生过。

到了店里,找到充电器,开机,翻出早上的来电号码,拨回去,是老同学准备给儿子庆生就在今天中午,不知道是故意给我个措手不及还是措手不及突然那么貌似想起我…

当然,我不想让他措手不及的看到我居然真的去了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先恭喜再推辞然后挂掉电话。
这就是北京。
我们情不自禁的虚伪客套礼貌保持距离。

幸运的事是今天有个付了款的订单…
幸运的事是排队买电交话费拿到60号前面有20个号居然有6个空号…

发完货,再坚持40分钟,写完这笔流水账,就可以回家结束这一天。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