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电子表

04年,我青梅竹马的发小-李寒秋同学自沈阳体院毕业。

我们在老李寨刚过春节,他就气势汹汹表示愿意随我杀入北京。

换别人我能推辞,他我推不了。也不想推,觉得我在北京也挺孤单的,打篮球有个对手,喝酒有个伴儿也不错,就顺水推舟的带他上路了,尽管他的爷爷(我二大爷)、他的老爸(我二哥)都不太情愿。

我们不是哥俩儿,是爷们儿。我俩之间有辈分。

老李寨全村无一外姓,全姓木子李,嫁来的媳妇儿除外。

故老相传,洪武年间,我老李寨先祖自山西洪洞大槐树下老鹳窝移民至山东金乡,落户司马,子孙绵延,遂成村,名老李寨。

所以整个村都一个老祖先,相互之间都有枝枝杈杈。又按东、南、西、北有四大门之分。我和李寒秋都是东大门的李氏子弟。

他爷爷的爷爷貌似和我的老爷爷是兄弟,因此,他和我之间的辈分,根深蒂固,不可更改,也不敢改。

我俩年纪相近,一起读书,一起打球,一起下河摸鱼,有钱一起花,相互之间还经常帮忙搬个砖,拉个土啥的,在他家吃饭也是常事儿。

在北京打球,看我俩打球风格和体型很像,常有人问我俩是不是兄弟,有时难免些许尴尬。

04年回到北京,我正处于失业状态,回去后我俩一起找工作。

幸有上天怜悯,又有前领导鞠琦慧眼识才,居然是我找到工作最快的一次,当时TOM在线正处于巅峰时期,我深感荣幸。

李寒秋同学天天西装革履,赶集一样赶招聘会。

我并不为他着急。一是我有了工作就相当于我们俩有饭吃有房住生活有保障;二是他大本毕业相貌堂堂虎背熊腰学生会锻炼出来的交际能力并不差上岗是迟早的事儿;

很快他也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名牌运动服饰做店员。

据闻,他开了先例,在他之前该公司只招北京本地户口的人,他也是当时学历最高的店员。

1年不到,他被派至河北石家庄开新店,副店长。再回来,被派至该专卖店王府井分店,专事接待外宾。

大概在06年或是07年,他还是回了老家,离开了北京。目前在本县职业高中教书。

在04年他找到工作后,回沈阳办理毕业证,买了一块精准电子表送我,我很喜欢。

五年中,我打球戴着,洗澡戴着,上班戴着,春夏秋冬戴着…

五年以后,表带禁不住岁月的侵蚀,早已断了,可表盘上的数字依然正常跳动。

我不舍得丢掉,外出打球还时常带着。也想过换条表带,居然配不到。

一块精工电子表

断掉表带的表来深圳后,工作原因,天天泡在淘宝网。

这日闲来无事,随手输入这块表的牌子“精准”,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五年后这个牌子居然还存在,还有人在淘宝上开了精准防水表淘宝店,款式林林总总,我只看到一种,属于我的那一款。

我联系上店主,说明来意,5年前买的精准表,5年后能不能换表带?

店主爽快的答应,还细心的帮我换了电池,重新校正了时间。

旧表休息了,我把它放在办公桌前,抬头就能看到的位置。

又买了块新表,希望能继续使用下一个五年。

旧表盘,新表带,能够明显看出两者的不同颜色,那是时光的颜色吧?由岁月的积淀染成…

换好表带了

能够看出,旧表盘和新表带的颜色完全不同,那是时光的颜色

新表和旧表都会陪着我

新表戴在手上,旧表休息了,放在我办公桌前,抬头就能看到的位置

感谢淘宝网,感谢精准防水表淘宝旗舰店,感谢店主sunny_sunli咨询精准防水表淘宝店

恨别景超

我没想到是你,景超。

我没想过会是你,景超。

你给我太大的意外,小雪刚过,你的噩耗比冰雪更冷。

我无法自己,三十多岁的北方男人,伏在案头几欲放声大哭,却恐怕惊了旁人,只有用纸巾掩了脸面抽泣。

我想这都是假的。

只要我想见你,就能乘车去见你,拍拍你的肩膀,像个老大哥一样批评你,天寒地冻的,玩什么摄影啊,跟哥喝酒去!

我们俩从来没有喝过酒,想来你酒量也不如我,正如我学习成绩不如你。

事隔十多年,岁月的河流早已把我们的记忆冲刷的斑驳不堪,难为你还清晰记得我们是91级2班!

那时我们俩是同桌。

你戴着圆圆的眼镜,被你圆圆的脸衬托着,一笑起来,小眼睛愈发眯成一线,瘦长身材,姿态温良恭顺,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一介书生模样。

尚景超

北京的11月13日,气温零度左右,北风刺骨,景超,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不畏严寒,驱车郊外呢?

命运使然?还是造物弄人?

北京太大,冬天太冷,汽车太多,朋友太少!

从农村进入都市里的我们,活得小心翼翼,拼尽每一分力量,搏取每一分空间,命运还是给你开了一个玩笑,把你丢在了回家的路上。

我难免会想,如果你一直在中学教书,是不是就能一生平安?

然而你是不甘于平凡的人。

所以你师范毕业之后放弃安稳的教师职业,去济南继续进修,不甘于文科前程,才会去学习计算机技术,不甘于眼前的成就,才会去北京追求更广阔的天空。

我发觉,我们俩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

初中毕业后,你顺利考入曲阜师范,毕业后回到咱们的母校教书,然而我们没有见过面,彼时我在泰安读书。

再后来听说你停薪留职,去济南进修,小小的中专学历对成绩优秀的你来说,当然不够。

04年左右,借助于网络,我们联系上了。

你创建了我们在司马中学的校友录,并把我们的毕业合影帖在上面。十多年以后,你我的面容在相片上已经模糊不清,可我依然清晰记得你的样子-前所未有的清晰。

司马中学91级2班毕业合影

我控制不住的哭。

我不能在办公室里痛哭,那样会影响别人。

我想把我的悲伤说给别人,可他们不会懂得我的伤悲,谁会在意一个陌生人的死去呢,这世界,每天都有人在死亡,包括活着的我们,也正步向通往死亡的路。

11月的深圳街头,阳光普照,暖如阳春三月,而你却去了一个冰冷黑暗的世界,阴阳两隔,永无再见之时。

想到你,泪水又不可抑制的汹涌而出。

繁华的华强北,每个人匆匆忙忙,没人注意我的悲伤。

翻看聊天记录,05年3月份你还在济南,我们聊起几位同学,我戏说“过了二十年,我们来相会”,94年分别,十五年过去,二十年之约已经临近,你却毁约离去。

同年6月,你出差北京,住在金融街,而我在亦庄开发区上班,看似在同一个城市,实则见一面不亚于从司马到济宁这么远。

我们错过了。

11月份校友录上的照片,你已经真正来了北京,西装领带的你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职业男士风范让老同学为之骄傲!

尚景超在北京

其实我们离的真不远,我住木樨园,你在广安门,坐公车30分钟应该到了,打车又能花费几何?

可我俩在网上约了几次,终未成行,这一遗憾,永远无法弥补!

地铁里人不多,这是上班时间,人都躲在富丽堂皇的大厦里忙碌,宛如工蜂。

地铁里的玻璃墙映出我的样子,面容憔悴,衣着随意,眼光涣散。

景超,这一刻我又想起你西装领带的精神模样来。

从小镇到县城,到省会,又到首都,你在追寻什么?你的梦是什么?

我翻看你的博客,企图从那些已经定格的光影里找到痕迹。
对生活有所热爱,对生命有所感悟,才能抓住那些美好的瞬间吧!

风雪工人

街头艺人-尚景超摄影作品少林寺-尚景超摄影作品

这个冬天的下午,阳光慵懒,我躲进中心书城大大的空间里,四处游荡,躲避那怕一点点的悲伤。

联系到你一位大学同学,她的QQ名改为“周三济宁”,计划在明天去金乡探望你的父母,去看看你生活过的家乡。

她发给我一些你的相片,劝我不要伤悲。

她又何尝不是,同我一样,拿整天的时间来寄托哀思,文字里不乏对你的喜欢和思念。

可天堂里的你还能收到么?

15年前,我们都是农村来的孩子,我们知道除了用读书来改变命运外,别无它途!

15年后,我们都来到了城市,苦苦奋斗想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扎下几缕根须,奈何命运变幻莫测,刚刚而立之年的你,还没来得及尽情挥洒生命的光辉,就画上了句号。

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一次,你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么?

但我知道,我、你的同学、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会后悔,后悔有那么多的时间,可我们没有选择和你一起度过!

在你另外一个博客,有你翻唱的【恋曲1990】,显然是得意之作,才会拿出来分享。你可知道,这也是我去KTV的必点曲目吗?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景超,魂兮归来!

景超,我在远方举起白酒,敬你在天之灵,一路走好!

劝君更饮一杯酒,此去西行无故人!

尚景超的生日

尚景超

景超对自己的概括:

尚景超:山东人,曾做过教师、实习记者、IT精英。人生最大的变化是专业由文到理,又由理到文,最终文武不全。爱好摄影,始终相信最美的是瞬间的定格,追求用镜头记录身边的每一个魅力瞬间

景超人缘好,有那么多的朋友来怀念他

郭广林:送别景超

王路明:马小平遗体告别仪式将于2009年11月23日进行

张炎炎:尚景超的遗体告别仪式已于2009年11月19日进行(组图)

王路明:我们永远等着你们回电话

郭广林:小忆景超

高 函:痛悼马小平、尚景超!!!泪水无法停

刘增荣:惊闻博友尚景超、马小平魂断风雪路疾书挽联一副

张海峰:景超兄弟,哥永远欠你一幅字啊!

沈彦文:朋友,还记得景超在你博客的留言吗?

李三民:为悼念博友尚景超、马小平意外车祸双亡而作挽联

朱海虎:景超,小平,天国走好

李炎醒:天国,一样的美丽——忆尚景超、马小平

严 东:博友马小平、尚景超,天堂里依然响着快乐的喀嚓声

周一渤:景超,你永远欠我一篇约稿

但也有些没人性的东西,为了标榜,为了粉饰,为了洗脱,去死者的博客回复,其居高临下的姿态让我恶心,知道你TMD的也是工作需要,但也请你考虑一下生者的感受!

长城保险

我的兄弟叫刚子

我和刚子在阳谷。1999年。

我和刚子在阳谷。1999年。

我的兄弟不叫顺溜,叫刚子。

刚子,淄博人,年方28,身高180,方脸宽肩,细腰长腿,风华正茂。

1996年,我们都是泰安化工学校96级新生,我工业仪表自动化专业,他化工机械专业。
原本不是一个班的,但他班的男生宿舍正好凑了个0尾数,他和另外一位叫张氏德金的,就被“舍”了出来。

于是,此后三年里,田、张二位同学,就共同寄居在96仪一311男生宿舍。

刚入校那会儿,他小屁孩儿模样。我年长,又早熟,即使打篮球都和93、94级的球油子玩儿,刚子这样的幼齿,不在我视野内。
一年后,我从宣传委员混上班长了,甚至有希望进入学生会,这让我注意起群众关系,不论男女老幼,都得打成一片。像刚子这样的就属管理难点,住我们宿舍但又不是我班的,但他个人卫生不好,肯定会影响311宿舍的卫生,311的卫生不好,就会影响96仪一男生宿舍的卫生,如果影响到我们班集体的卫生成绩,那不就是破坏我在职期间的“政绩”嘛!
所以,我也经常去他们宿舍吹吹牛皮,蹭个好菜啥的。一来二去,混个脸熟,遇到卫生大检查时,也就容易张口了。
刚子那年过生日,我是当天生日会311宿舍唯一编外人员。

刚子毕竟是小孩儿,跟许多同学一样,发育潜力很大,两年过去,肉没长多少,骨头架悄悄伸展开了,五官也逐渐清晰硬朗。
他小眯缝眼,薄嘴皮,脸上几粒雀斑,不笑还好,一笑一脸坏相。
他在学校的晚会上说过相声,瘦的跟排骨似的,还混进了化校足球队,最为经典的是他曾站在宿舍门口,扶着门框,冲来往的光膀子校友抛媚眼,还用娇滴滴的男声喊着“二爷,下次再来啊”…闻者无不狂笑!

99年毕业啦,他和我一起去了阳谷。
在那个被尊敬的学生科老师王宁点评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我们俩斗志昂扬,身携大把青春时光,像个富翁一样期待去陌生的城市挥霍。

他受一位总工程师赏识,放在了设备科,闲的屁股长草,整天还得自已找事儿干。
我则去了山东、河南、安徽跑市场,后来被放到市场部,同样闲的难受。经理不在的时候,就溜到设备科,把门反锁睡大觉。
后来市场部有了电脑,可以和隔壁外贸科的共用拨号上网。有次我俩下班后,反锁门上H网站,结果老板走得也晚,看整个办公楼就市场部还亮着灯,他敲门过来看看。
进来一看,俩个刚从泰安化工学校分配到乡镇企业不久的年轻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浏览中国农药网最新的资讯报道。老板露出赞许的神色,稍停离去。第二天,一楼行政科办公室的女同学说,周总表扬我们俩来着,说李冰和田永刚两人下班后不回宿舍休息,上专业网站学习研究。
我心中暗笑,熟练掌握ctrl+tab这样的快捷键是多么嘀有用啊。

有次,同宿舍的人和刚子发生矛盾,那小子站到刚子面前挑衅,旁边有他的同乡叫嚣,我把身体插进去,冷冷一句,有事儿说事儿,别动手动脚。我在学校里的余威尚在,那小子没敢怎么样,退开了,后来还跟刚子混成伙计了。

我和刚子长期一起吃饭,两人钱多的时候就喝个小酒吃个荤菜,钱少的时候就吃碗山西水饺或去旁边阳谷中学后门吃大锅菜。

起初他喝酒不多,后来酒量见长,十年后再见,我已经喝不过他了。

有时冬夜里喝酒回来,在阳谷清冷的街道上,他会停下来,冲我一脸坏笑,”跑个100米试试?”

我俩买过一双同样的军靴。一起去办理身份证的时候,我俩打上领带,穿上军靴。还特地到阳谷电影院广场前,拍了两张合影,我俩十年里唯一的合影。

我和刚子在阳谷广场

我和刚子在阳谷广场

十年后我再回阳谷广场,不知不觉又走回到照相的那个位置,企图找回十年前的一些痕迹。

世纪末,我先刚子一步离开阳谷,临走的晚上,我在宿舍喝得大醉,失控之下,大哭不已,刚子沉默无语,只是递水给我漱口醒酒。

01年我去了北京,身在它乡,十分孤独。03年底,刚子被新的公司派到北京,我俩重逢,万分惊喜,在他的公司附近,我们俩去吃了马兰拉面。

接下来的五年里,我没能像在阳谷那样罩着刚子,反倒是刚子,给我很多帮助。
有朋友向我借钱,我没有,向刚子求助,他在内蒙出差,不问缘由,给他我朋友的账号,他迅速的把事情办妥了。至今我还欠他一笔钱,他也从来不提。
我要搬家,电脑什么的不放心让搬家工人摆弄,他把公司小车开来(彼时,他已经是经理,手下有几个小弟了),几个来回帮我搞定;
我商铺要搬货,我实在抽不开身,他带个小弟来打包,搬运,一直到深夜;
有时候校友来北京出差聚会,或我想找他喝酒,一个电话,刚子,来陪酒。他哏儿不打一个,地铁换公交(后来自已开车),往返近四个小时,喝完酒不停留,再回去睡觉准备明天上班。

五年中,在这个充斥着冷漠、谎言和背叛的钢筋水泥城市里,刚子的存在和友情,给我力量和温暖。

不知不觉间,十年过去,我已步入三十而立未立的年纪,而刚子,北京五年拼搏下来,事业处于上升期的他,正飞扬洒脱,前途无量。
曾一度我想把我小妹介绍给他,但两人终久没对上眼,或许是无缘。

8月份,我离开北京,来了深圳,潜意识里通知他了,其实是我忘记了。
才几天,他就打来电话,问我情况如何。我安慰他一切都好。心里却在感伤与君一别,再见不知何年何月。

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在QQ上告诉我,他也要离开北京了,山东大区有个经理离职,总部要把他调回济南补缺。
我真替他高兴,说这下可以在你老家买房子了,交通多方便。
他认真的说,要在济南买房子。

刚子,我的兄弟,我在远方祝你事业顺利,身体健康,早日买上房子!

风继续吹

老崔,是我中专同班同学,一起打篮球的兄弟。下面是他的总结,我未经允许从校友会擅自转载过来。原标题是【他的小传】,我给修改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又年长一岁了。在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我们不希望发生,却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幸好还有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才让天空不全是灰暗的颜色。

曾看过一本书,讲每个人应该三年一小传、五年一大传。但我从没写过,好像这几年里我写的东西不是论文,便是标书、催款单,有时还写个收据,打个借条啥的。但08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有必要写一写,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吧。

既然是小传,便从毕业写起。

孔子曰:人生就是不停地画圆。我就是证明这个真理的实例。

99年从化校毕业后,在社会上混了大半年,卖过酒,做过星级宾馆的领班,还在报社混了两个月。2000年到一家生产制药机械的国有改制企业上班,从车间工人做起。一年内做到班长,当时我是这家企业最年轻的班长,手下还有好几个本科生呢。印象最深的是我第一次给领导送礼,那是为了得到去西门子公司培训的机会,用我一个多月的工资买了套文房四宝,在寒冷的冬夜在领导楼下徘徊了两个小时,最后一咬牙,硬着头皮上楼敲门。放下东西,说了两句话,就跑出来,领导在后面喊坐下玩玩,喝点水,假装没听见飞也似的跑掉。现在想来挺好笑的。后来做到车间主管,水处理项目负责人。在那家企业呆了五年,每年水处理的产值也有几千万,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管理、技术、营销等等。但体制的原因,内部派别林立,勾心斗角,工作也不是很舒心,。在2005年3月份,我自己跳出来单干。05年底就完成了我计划三到五年的目标。而且还有50几万的赢利。一切顺风顺水,人也有点膨胀。

孔子曰: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便投资点其他项目。

首先投资了工艺品加工,合作方说是家是泰安的,去他们工厂考察觉得还行,又因为有泰安情结,结果被这帮家伙给骗了。后来去北京,见到冰哥,此事我只一提,冰哥便说你被骗了。呵呵,判断力的差距就这么大。在此提醒各位,加盟连锁要慎之又慎。不要把辛辛苦苦赚的钱送给骗子,一分都不要。

因为做水处理设备,便又投资做了桶装水厂。运作了8家小学,2家区直幼儿园,一切都还顺利。

2007年下半年,当我手里又有一点钱的时候,建设部正好有个文件,关于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于是开始投资太阳能,到临沂考察了一个月,决定先做代理,熟悉招商流程。然后自己生产,因为氩弧焊,卷筒机等设备都有,工人也不是每天有活干,正好可以穿插进行。为了进小区,整天跑开发商和物业公司。但可恶的是,有时花5万做下某小区的专卖权,当进驻小区的时候发现还有其他品牌,去找他们,他们便说是某某的关系他们也没办法。

年底的时候要走访关系单位,客户。还要应付工商某长之某、税务某长之某、某某某某来推销年货,多少都要用他们一点。

每天马不停蹄的忙碌,从没停下来规划。

2008年2-3月份,资金链就有点紧张了。其实虽然每天忙碌,看上去业务很多,但我手里并没有多少现金。可能做小生意的大都如此。资金都用来生产、周转、投资新的利润增长点。要不我原来的一个供货商,做了9年不锈钢生意,号称有千万身家,但经济危机的原因吧,前段时间竟自杀了。所以,有朋友来借钱,我有时拿不出,他们便以为我不肯借,其实是真的没有。

08年三月底,小学不能再向学生收取任何费用,小学的桶装水供应不得不停止。当时退回的空桶和饮水机堆了整整一仓库。

5月的一天,早上大约9点左右,我正在宾馆睡觉。媳妇打电话来说四川地震了。我当时没想到有那么严重,以为最了不起也就是倒几间房,便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接着睡觉。下午出去的时候,发现都在议论地震的事情。再看电视,报道越来越严重。我赶紧给都江堰的客户打电话,他是用我阻垢剂最大的客户。他说在上海,后来告诉我他损失惨重。他的两次货款没结,库里还有给他准备的9万多的货。正好我有一笔欠款也快到期了。我凑了一下,还差6万多,想再周转一下,发现原来一直互相拆借的单位都拿不出钱。想从同学、朋友那里用一下,也打过几个电话,最后还是算了,免得增加别人的负担。贷款又太慢,没办法只好把太阳能的代理权和库存低价转掉套现。

2008年九月,我把能收的账款都收了一下,把所有的欠款还掉。停了我的水处理公司,只保留了水厂,因为水厂工人工资赚出来还是没有问题。

总结了一下失败的原因:

  1. 管理公司经验不足,没有很好的规划,也没有有目地的学习。
  2. 对风险的规避意识淡薄,没有居安思危。
  3. 盲目投资,对不熟悉的行业应该慎重进入。
  4. 开始的成功使头脑过热,没有冷静的思考。
  5. 个人能力有限,要提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原因等等。

在家呆了十几天,然后人模狗样的去找工作。

2008年10月7日,到上海泰北实业潍坊基地上班。做工程项目和系统设计,重新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我心里反而很踏实,既然已是低谷,前方定是高峰。

2009年1月2日,我到理发店理回我的毛寸头,戴回我的那枚吉祥银戒指,戴上我的那件平安观音翡翠挂件,从头再来。

每天早上醒来都告诉自己:我还年轻,我有能力,有魄力,我会努力!

当我们回首09年的时候,心中一定充满喜悦。

一天

昨夜莫名的焦虑导致失眠,一夜不睡,早晨刚睡了一会儿又被恶梦吓醒。

梦的内容是这样的,情节像是变态杀人狂安排下的,设下圈套,让孤岛上的一群人自相残杀,我属于逃亡群里的一个,跑的那个累啊,浑身肌肉紧张….绷的太紧了,一下子醒来。

醒来就有电话在响,恰好手机没电,响了两声自己关机了。

昨天没吃到煎饼果子,老板被城管吓跑了。
今天想我起这么早,怎么着也得吃吧,站到煎饼小车前,煎饼阿姨告诉我前面还有大概五六七八个,我郁闷的走开。

走在路上,一回首发现肩膀上多了摊苍白流汤的鸟粪…我很冷静的擦掉了,假装没有发生过。

到了店里,找到充电器,开机,翻出早上的来电号码,拨回去,是老同学准备给儿子庆生就在今天中午,不知道是故意给我个措手不及还是措手不及突然那么貌似想起我…

当然,我不想让他措手不及的看到我居然真的去了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先恭喜再推辞然后挂掉电话。
这就是北京。
我们情不自禁的虚伪客套礼貌保持距离。

幸运的事是今天有个付了款的订单…
幸运的事是排队买电交话费拿到60号前面有20个号居然有6个空号…

发完货,再坚持40分钟,写完这笔流水账,就可以回家结束这一天。

人事无常

08年2月23日夜,梦见两个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意外身亡,大哭一场,一觉醒来,眼角尤有泪痕。

清晨尚在半梦半醒当中,收到短信,同村的L说邻居家的二儿子**遇车祸去世了…叹息说现在的小年青毛毛燥燥沉不住气。

以为忘记多年的脸庞,瞬间清晰浮现眼前,不见已经十多年了。

春节前,也是同村的一小伙子,多年不见,甚至连他幼时模样也不记得,年方弱冠,结婚前几天不幸车祸去世。

大年三十前夕去上坟祭拜祖先,远远看到他爷爷须发花白,哭倒在一座新坟前。

刚去世的这个年青人,他哥哥和我是幼时的玩伴,两家只隔一堵矮墙。

他父亲在县城工作,和我平辈,以兄弟相称。

他喜欢租武侠小说看,三联版《倚天屠龙记》,一集他看五天,我借来一个晚上看完。当时他很诧异我是不是看懂了,和我讨论书中人物情节,我对答如流。

他母亲是个赤脚医生,人很爽朗。

我读初中的时候,他们全家迁到县城了,我住他家院子里,直到初中毕业。

再过几年回来,一墙之隔的院子里空空荡荡,长着荒草。

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