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欠风流债

温瑞安的武侠小说里,固然故事的男猪脚英雄侠义铁骨铮铮性格鲜明,甚至连大反角小反角,或者处于灰色地带不忠不奸的的人物,也都有别具一格的绰号和人物背景。

【四大名捕之风流】中有个捕头叫仇小街,是来奉命捉拿孙青霞归案的,他不是个坏捕头,但职责所在,迫于就业压力和人情关系,又不得不去抓捕好人,对于这种人物,我暂且定义为灰色人物。

仇小街是个厉害人物,号称“一笑神捕”,虽然不如四大名捕职位高、权力大,但属于同行不同门,谁也管制不着谁。

话说捕快这行,尤其是在京里就职,竞争大,没有实力是上不了位的,仇小街的绝技是“一泻千里,搜神一击”,施展这招的时候,越是居高临下,越能发挥威力,所以仇小街每次战斗前,都先给自已找个地理位置高的地方,比如大树尖上。当然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个大弱点,对手干嘛非留给你高地啊。这点很快在后来的章节中得到了验证,孙青霞在逃亡路途中,预料到仇小街很快会追到,提前把最高的一棵树暗划了一刀,结果仇小街就落在那里,发现被算计了,迟迟不敢展开攻击,形势上严重处于下风。

仇小街是个风流男子,书中描写“孩子脸,双眉浓如黑刀,鼻挺唇翘眼有神”,他站在树上的时候,不时会“撂一下长发”,很注重个人形象,他来去如风,举止洒脱,连苏媚也为之怦然心动。

仇小街是高手,孙青霞面对数十杀手纵横无敌,但仇小街两招之间就伤了他,当然仇小街也没讨好。两人初次交手,算是扯了个平。

仇小街让孙青霞大为忌惮,几乎要出动最厉害的武器“腾腾腾”,仇小街武功之高可见一斑,但他在后来的战斗中却让人大跌眼睛,女神捕龙舌兰只喊了几嗓子,名动天下的仇小街就摔下树来,摔个七荤八素,几乎半死。

龙舌兰和仇小街是发小,但为了救孙青霞于危难中,龙舌兰不得已用了这招,先喊“正一衰仔”,让仇小街已成必攻之势的“搜神指剑”一时气势全毁;再喊“反骨仔”,让他摔下树来;最后一声“反骨他,你又起来干嘛”,让仇小街一时再也起不来,彻底失去攻击能力。

有意思吧,骂人也能把你骂倒。

孙青霞知道仇小街已人指剑合而为一,不发则已,一发则全力施为。

——可是,不发之指,未刺之剑,竟已能逾越五丈伤己之左图!?

——剑指合一,莫不是“搜神指剑”!?

一时之间,孙青霞已不及去抹去眼里的血(还是泪?),他只能马上应战:

尽管他先后除去二敌,但却让仇小街占了高位。

这代价绝对划不来。

——谁给仇小街占了高点,就等于把命都往他手里送了。

连孙青霞也没把握再承受他这“搜神一击”。

却在这时,忽听龙舌兰悠悠忽忽且笑忒嘻嘻但字正腔圆叫了一声:

“正——一——衰——仔——”

然后还有下文,接下去的话倒说得快利:

“你还不给我滚下来!”

仇小街乍听,脸色惨变,顿时气失、势失、力散、功散,一时气势全毁,不成章法,破绽百出,神虚力竭,竟摇摇欲坠,几欲马上就真的滚落下岩石来!

那无懈可袭、锐莫能御的一击,竟因龙舌兰的那一声笑喊,竟完全动摇了、破灭了、乃至粉碎了。

——何以?

——何解?

原来龙舌兰身法虽快,但陈路路那九支箭更快。

快是快,可惜却不准。

因为他发箭之际,一物迎脸掷到。

那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事物,只不过是一支箭。

是他刚才射出多支箭矢的其中一支。

那一箭扔来,毫无力道,也没准头,对擅于发放暗器的陈路路而言,自是轻易接过。

也可轻易躲过。

这一分心神的刹间,就是他向龙舌兰射箭的同时。

这使得他射出去的箭,让龙舌兰轻易避了个空。

所以他气得向以箭掷他的人大吼了一声:“你找死!”

——以箭扔他的人当然就是村姑小颜:

这时候,孙青霞、龙舌兰、小颜三人的命运已给无形的绳丝连在一起,三人不但敌忾同仇,也只有同一阵线,才能求活图存。

避过了箭的龙舌兰,已飘身转到孙青霞与仇小街一高一低的对峙距离间。

她看到了仇小街居高临下、蓄势待发、神定气足、一击必杀的斗姿战势。

她便毫不犹豫的喊出了刚才那一叠声,而且也把本来占尽上风、意气风发的“一笑神捕”仇小街喊得个摇摇欲坠。

只见仇小街脸色惨白,捂心嘶声道:“小……龙……女……你……你……真要我的命哪……你还不住口——!?”

龙舌兰一挺胸、一昂首,像只骄傲的(可惜脸上还有一道血口子)水绿凤凰:“你先收手,我就不把你三魂喊去七魄!”

仇小街气煞,在枝头上竭力平衡自己,戟指骂道:“小龙女……你可真帮着外人来了……回去看我不在你爹面前告你一状,你还——”

话未说完,龙舌兰双手张合于颊边,开口大喊:

“仇——小——街——反——骨——仔——还不滚下来!”

她喊第四个字,仇小街已脸色惨变,喊第五个字,他已近失去平衡,到了第六个字,他已连树带枝、连人带桓的一起叽哩咵啦、劈哩啪啪的一路扎手扎脚的掉/堕/滚/滑/坠落下来。

“蓬”地一声,一个名动天下的“一笑神捕”竟此手舞足蹈地直跌落树下,真的摔个老半天爬不起来。

局面急转遽下,连孙青霞也始料不及。

看到仇小街摔落下来的傻相,连身在险难中的小颜也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陈路路放下了箭,却听仇小街一声怪嘶。

他这时已跌得十分狼狈。

他原来穿着得十分干净整齐,现在衣服、袍子已东破了一个洞,西破了一个孔,连裤裆也给撕裂了一个大窟窿。

连头发也散披满脸,这下没整顿好,头顶便现了一块空地:秃了块青带白的头皮。

他人虽跌得不轻,但他也斗志不死。

至少是不死心。

他怪叫一声,扎手扎脚落下去以后,又怪吼了一声,扎手扎脚便跃了起来:

他飞身而起。

掠上树!

——他还要拼下去!

拼下去就要制住高位。

——他的“搜神一击”、“点指江山”,愈是居高临下,威力愈大。

遇上像孙青霞那样的对手,要是不以己之长搏彼之短,就匆匆决战,那就即如在见阎王前拿一张通行证罢了。

遇挫不折。

遇沮不丧。

——那里跌倒,便须得在那里爬起来。

爬得愈快愈好。

愈高愈好。

所以他忍痛、忍怒、忍了忍无可忍之忍,飞身上树——

可是,龙舌兰一见,又像鸟儿遇着了飞虫,眼神一亮,而且又喜孜孜的越岭嘶秋的直着嗓子呼唤了一声:

“反——骨——仔——你又起来干吗?下去吧!”

不可思议。

语随声到,仇小街一听,竟就像给人迎空、迎面、迎头打了一记,全身在半空中一凝/一僵/一阵痉挛,就整个人像虾米般抽搐起来,才坚持/挣扎/苦撑了那么瞬间,终于又落了下去。

坠得比上一回还快。

更重。

——“嘭”的一声,他又扎手扎脚的落到树下,像一袋过早熟的椰子,更似一个过份听话的孩子。

这一次他再度坠落,就一时不见他再起来。

一时也真的起不来了。

何解?何为?

女神捕龙舌兰讲了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捕快的职务特色之一需要经常出差,有段时间仇神捕经常被派到两广、云贵地带去办案,结识了不少美女,“人不风流枉少年”嘛,充分发挥公务员的博爱精神,经常玩ONS,对结识过的女子,虽说不上始乱终弃,但也如过眼云烟,他武艺高强+甜言蜜语,那些女子多拿他没有办法,ONS不受法律保护。

老话说得好,走夜路多了终会遇到鬼,“上得山多终遇虎,遇得虎多终烧山”。

这次他在两广遇上了两个出色女子,一来自云南,姓胡,名叫秀外,美得像朵在放火的花;一位来自南洋,姓罗,单字靓,美得像妖里的仙子。他两个都钟意,两个女子都订下山盟海誓,永不相负的诺言,
胡秀外这女子除了美,还精通蛊术,是云南三司蛊术高手的后起之秀;至于罗靓呢?更是‘南洋整蛊门’罗家的好手。”

对普通女子编个谎言说说也就算了,对这两人,仇小街可说太过大意,不信邪。

情浓似火的时候,两个女子分别要仇小街起誓:爱她终生矢志不渝!仇小街发誓当食生菜,中指曲绕着食指,就当天起了个王八翻转誓,说什么要是仇某人有负于伊人,就不得好死,五毒入肺腑,五刀穿心身,就是“反骨仔”、“正一衰仔”诸如此类。罗靓索了他毛发肤甲,胡秀外则向他要了生辰八字。

仇小街不久找了个借口离开,结果很快蛊毒发作,尽管他妈找来了云南三司和老字号温家的高手出面解毒,但余毒未尽,每次要施展他的“居高临下,搜神一击”之际,只要一听人喊‘正一衰仔’和‘反骨仔’这两句话,他马上就崩溃了,栽得就像头不会爬树的猪。

故事告诉我们男人,一、其它债可以欠,风流债最好不要欠;二、不要随便发誓,发的时候很爽,应誓的时候就像仇小街。

Related posts:

勿欠风流债》上有5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